南京家裝吊燈價格社區

                      結婚第三年,植物人的他突然醒來,將她狠狠壓在身下……

                      樓主:時光影視分享 時間:2018-06-24 10:39:12

                      第001章 橫行霸道

                      早春,京城的氣溫依舊寒冷,雨水滴滴答答的下著,街道上來人稀稀落落。

                      “嘶——”一聲,一輛紅色California在京城最豪華的大酒店門口急速剎車,一抹窈窕纖細的身影從容的下了車,身后跟著兩名身材壯碩的黑衣人。

                      推開酒店厚重的玻璃門,大廳里金碧輝煌奢華歐式水晶吊燈里那溫暖如蜜的燈光輕柔的伏在她的臉上,映出了她精致絕美到讓人無法呼吸的容顏。

                      她唇角噙著含義不明笑,直接摁了電梯,上了8樓。

                      “叮!”一聲,電梯門一打開,喜慶愉悅的奏樂便縈繞在耳。而伴隨著悅耳的聲音竄進耳膜的是宴會主持人激昂的贊美和祝福聲。

                      “小姐,請問您有邀請函嗎?”

                      她剛要踏進宴會大門,就被門外守著的兩個門衛攔住了。

                      她翻了翻口袋,無辜的眨眼,“邀請函?哦,我忘帶了,能讓我進去嗎?”

                      那兩名壯碩的門衛見到她靈動又清澈的大眼,立刻心軟了,“你可以進去,不過你身后的兩名黑衣人——”

                      那門衛話還沒落下,她身后的黑衣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人都打暈了,利落干脆的拖到了一邊。

                      她吐舌的看著,歉意的雙手合十,“對不起啦?!?/p>

                      說著,笑嘻嘻的踏入了宴會大廳,當然了,那兩名黑衣人也跟著她進去了。

                      她隨意的瞟了眼四周,大廳里觥籌交錯,而且來賓均盛裝出席,沒穿禮服的估計就她一個人了。

                      可即便如此,她幾乎是一進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引來大批驚呼聲,甚至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從臺上的主持人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不為她身后的黑衣人,就因為她傾城絕色的臉龐和灑脫高貴中又帶著調皮摩登的清新獨特氣質。

                      “那個女人是誰???長得真漂亮,不過……她怎么沒有穿禮服?”

                      有男賓客忍不住興奮的問。

                      “她???”有人嗤笑應聲,“簡將軍的孫女簡芷顏唄,一個天使的面孔和惡毒心腸的并存的女人,你們男人可不要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撲上去,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那男人頓時滿眼失望,“她就是上個月報紙報道的故意推詩冉下樓至流產的小三簡芷顏?”

                      “可不是嗎?仗著自己有一個權勢滔天的爺爺和一個擔任省長職位的父親就到處欺負人,聽說她在學校的第一名都是勾引老師得來的呢,作風相當豪放,私生活也不檢點?!?/p>

                      簡芷顏似乎并不知道大家都興致勃勃的八卦著她那些‘光輝事跡’,徑直朝著今天的主角走過去。

                      穿著昂貴禮服的何詩冉扮相甜美可人,見到她后驚愕又開心的朝著簡芷顏走過去,“小顏!”

                      何母咬牙切齒,拉住了何詩冉,瞪著嘴角含笑的朝著他們這邊走來的人,“簡芷顏?她竟然還有臉來?”

                      “媽,你不要這樣,是我叫小顏來的?!?/p>

                      “你還叫她來?她害得你還不夠慘嗎?”

                      “媽,小顏她不是故意——”

                      何詩冉的話還沒落下,簡芷顏已經走到了她們母女的跟前,一手抱胸的隨意的打量了眼四周,打斷了何詩冉的話。

                      “嗯哼,布置得不錯啊,挺熱鬧的?!?/p>

                      “這些……都是炎廷親自叫人布置的?!?/p>

                      何詩冉滿臉羞澀卻也幸福滿滿。

                      親昵的上前攬住了她的手臂,“小顏,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我很開心,我還以為你不來呢……”

                      簡芷顏挑眉,后退了一步,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好像被黏上了惡臭的臟東西那樣拍拍自己被她攬著的地方。

                      然后,掀唇一笑,語氣興味,“我怎么會不來?我還要給你送了一份大禮呢?!?/p>

                      “你來我就很高興了,不用客——”

                      簡芷顏帶笑的悠悠然的摸著自己的手指,打斷她的話,“聽說你上一次流產差點要了你半條人命,不知道還能不能生?”

                      何詩冉一愣,眼眸黯然,模樣可憐楚楚,“能,只是流產的幾率大……”

                      簡芷顏撇唇,滿眼失望,“哦,真可惜,我還以為你徹底不能生了呢,白高興一場了!”

                      何母勃然大怒,氣得身子直發抖,“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害我女兒流產不說,今天是她跟炎廷的訂婚日你竟然還來詛咒她,你好毒啊,你的心——”

                      她還沒說完,簡芷顏冷色一冷,在所有人猝不及防時揚手狠狠的甩了何詩冉一巴掌。

                      簡芷顏嗤笑,“何詩冉,我簡芷顏不會像你這樣裝可憐搏人同情,現在我對你的手段的卑鄙甘拜下風,不過……來日方長,我們走著瞧不過我可警告你,日后見到我可千萬別再在我面前露出這副讓人惡心的模樣,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小顏,你在說什么——”

                      何詩冉咬著下唇捂著紅腫起來的小臉無措的看著她,眼眸噙淚的那堅強隱忍的模樣我見猶憐,讓人忍不住將她摟在懷里好好痛惜。

                      “你,簡芷顏,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此時,人群涌動,所有人滿臉憤恨又厭惡的瞪著她,有人忍不住想替何詩冉出頭,可都被她身后的兩名氣勢洶洶的黑衣人給攔了回去。

                      另一邊,陸炎廷收到消息趕了過來,見到簡芷顏愣了下,“小顏——”

                      他還沒說完,簡芷顏便雙手握拳,從小跟簡將軍在軍區大院長大的她長腿一掃,狠狠的掃了陸炎廷的俊臉一腳。

                      “既然你的仕途這么重要,就別這么叫我,我聽著想吐!”

                      陸炎廷捂著隱隱作痛的臉踉蹌的后退了幾步,垂著眼眸,眼神黯然。

                      簡芷顏收回目光,冷凝的視線在他喝何詩冉身上瞟了眼,笑了,“今天是你們這對狗男女的大喜日子,既然來了,那我在這里祝你們……白頭到老,斷子絕孫!”

                      說完,揚長而去。

                      何父臉色鐵青,“你給我站住,打完人就想走?”

                      簡芷顏不理,直接的將后面的事交給了自己打過來的兩個黑衣人處理。

                      她剛走出喧囂的人群,手機口袋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心虛的吐了吐舌頭,接了起來。

                      那邊冷聲問:“簡芷顏,你帶我的人去做什么了?”

                      簡芷顏嘿嘿的笑著,縮著脖子在等電梯,“橫行霸道……”

                      “嗯?”

                      “咳……打人……”

                      第002章 隨隨便便就嫁了

                      “打什么人?”

                      簡芷顏進了電梯,無辜的眨著漂亮的丹鳳眼,“喂喂,你說什么?這邊信號不好,我聽不到,遲一些再給你打電話,拜拜!”

                      語畢,忙掛了電話,掩著小嘴竊笑,只是笑容慢慢的沉寂了下來,眼眸微紅的咬住了唇瓣。

                      電梯到了樓下之后,她又搖搖頭,咧唇一笑,走出電梯時不小心跟拐角處走過來的人撞個正著,一時站不穩被撞到了地上。

                      一個很年輕的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扶她起來,“小姐,很抱歉,您沒事吧?”

                      簡芷顏笑瞇瞇的罷手,“沒事,沒事,是我自己不小心?!?/p>

                      只是剛說完,見到他時愣了下。

                      她記得他剛才撞到的人應該是穿著一聲白色西裝的男人,比這個男人還要高一些。

                      她這么想著時,感覺到電梯里面投來一抹冰冷深沉得讓人窒息的視線像盯著砧板上的魚肉那樣盯著她!

                      她頓時渾身發寒,抬頭向電梯看過去時果然見到了一個身穿白衣,身材頎長高大渾身貴氣的男人,只是……

                      她還不及看對方的臉,電梯就啪的一聲關上了。

                      ……

                      “嘟嘟嘟——”

                      第二天一早,她還沒醒來chuang頭的手機就瘋狂的響了起來,將她吵醒了。

                      她瞇著眼兒摸到手機,睡意濃郁的接起了電話,“喂……”

                      那邊傳來了一陣低沉威嚴怒吼,“立刻給我滾回來!”

                      簡芷顏將手機拿遠了一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蹙起濃密帶著三分英氣的眉頭,“爺爺,一大早的內分泌失調啊,干嘛???”

                      “干嘛?昨天你干了什么,???半個小時滾不回來以后你就別想再在外面住了!”

                      差不多四十分鐘后,簡芷顏開著她那輛紅色California回到了簡家老宅。

                      她剛到家的時候,偌大的別墅大廳里只有她母親在客廳用餐,看到她忙起來,關心的問:“回來了?吃早飯了嗎?”

                      簡芷顏攤在柔軟的真皮沙發上繼續睡覺,含糊的應聲,“還沒呢,爺爺呢?”

                      “樓上書房?!焙喣改樕辉趺春每吹睦?,“先不管你爺爺,先跟媽說說昨天的事,你——”

                      “還不上來?”

                      此時,樓上一個年約七十的老人站在走廊冷聲說。

                      簡芷顏聳肩,“哦?!?/p>

                      “家嫂,你也一起?!?/p>

                      一進去簡老爺子的書房,簡芷顏差點又睡了過去,簡老爺子沉著老臉掃了她一拐杖,“坐好!”

                      簡芷顏見這次她爺爺似乎特別生氣,只得裝模作樣的坐好,卻笑瞇瞇的問:“爺爺,一大早發這么大火,干嘛呢?”

                      “你干了什么好事你不知道?”

                      說著,拍了拍茶幾上的報紙。

                      簡母見狀也忍不住呵斥,“小顏,你昨天實在太不像樣了!人家訂婚你去湊什么熱鬧?你看看報紙上是怎么寫的?!?/p>

                      簡芷顏拿了過來,瞟了一眼標題,滿不在乎的撇唇,“哦,這次倒是沒有像上次那樣顛倒是非,不過也不全是對——”

                      “你就不知道收斂一點?”簡老爺子臉色無比的陰沉,“你去聽聽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說我跟你爸的?我已經退休了無所謂,可你爸現在還在位,你給我省點心!”

                      簡芷顏無辜,“我就鬧了這一次而已?!?/p>

                      “你還想鬧多少次?學校你也不好好上課,整天出去外面鬧!老師都投訴上門來了!你看看你,將自己的名聲搞得多臭?”

                      “我又不在乎?!焙嗆祁伜攘丝谒?,“再說了,該學的我都學了,我去學校干什么???不是浪費時間嗎?考試的時候我去不就成了?況且每次考試我不都是滿分的么?”

                      說到這件事,簡母也是生氣不已,“你不在乎我們在乎,你這樣子,全京城的人都怎么想你?本來以你的條件將來條件好的男人隨你挑都行,可現在呢?鬧成這樣誰還敢要娶你?哪個父母接受得了這樣的兒媳婦?”

                      她隨口反駁,“聽信外面的流言蜚語的男人送我我也不要!”

                      她不知悔改的樣子簡母被氣得不輕,“你——”

                      “好了,家嫂?!?/p>

                      簡老爺子罷罷手,打斷了簡母的話,臉色陰沉的看了眼簡芷顏,“爺爺今天叫你回來就是想跟你說說你的婚事?!?/p>

                      簡芷顏喝著水,被簡老爺子的話驚得嗆了下,“咳咳,什……什么?”

                      不只是簡芷顏,連簡母也滿臉驚訝,“爸,您這是什么意思?”

                      “證爺爺已經叫人去幫你們辦了,等一下應該就能辦妥——”

                      “證,什么證?爺爺,您該不會……”

                      簡老爺子一臉嚴肅,不像是開玩笑的,簡芷顏這回笑不出來了。

                      她不但笑不出來,還被嚇得臉色都白了,“不,爺爺,您什么意思?您這是干什么?”

                      連對方姓甚名誰,長的是圓是扁都還不知道,她居然就跟那男人領證了?

                      “你說什么意思?不找個人管著你,以后你還不得翻天了?”容老爺子臉色陰沉,勃然大怒,“你看看報紙,你看看你把我們簡家幾十年的清譽都毀成什么樣了?這兩年你爸爸還有機會往上升,本來你爸爸是最有潛力升上去的,可前兩天上面的人跟我說了,要是你繼續這么鬧下去,你爸爸連候選的資格都沒了,也就相當于你爸爸這些年來的付出全都白費了!你會毀了你爸爸畢生追求的仕途!你知道這件事有多嚴重嗎?”

                      簡芷顏臉色刷白,“這,這么嚴重?”

                      簡老爺子被氣得臉紅脖子粗,激動的說:“不然你以為呢?”

                      事關女兒的終身大事,簡母也急,可丈夫的事業她也不能不在乎,可還是忍不住心急道:“爸,就算是為了鎮業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就把孩子給嫁了——”

                      “慎之這孩子雖然出身一般,可要配這個死丫頭也是綽綽有余了!”

                      簡老爺子不以為然的反駁。

                      “出身一般?”

                      簡母更接受無能,“那他現在在做什么?做官?到什么職位了?省級的還是——”

                      第003章 俊美如神祗的男人

                      她娘家是南城首富,簡家也是人人趨之若鶩的官宦大家,她女兒樣貌過人,聰明伶俐,就算再不堪,也不至于要隨隨便便的嫁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人啊。

                      “慎之是學管理的,我已經跟他說好了,讓他幫著臭丫頭好好的打理她去年開的旅行社,我相信以慎之的能力旅行社肯定很快就能做起來的?!?/p>

                      “爺爺,您,您這是來真的?”

                      簡芷顏剛才聽了這么多你,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卻特么的好想哭。

                      簡老爺子還沒應聲,簡母便開口反對,“爸,我不同意?!?/p>

                      簡母對簡老爺子的話向來都是聽從的,可這次她卻劇烈反對。

                      “如果您說您幫小顏找了個門當戶對的,各方面條件都還可以的,這么匆忙便結婚我也沒意見,可是——”

                      簡老爺子寒聲嗤笑,恨鐵不成鋼的瞥了眼簡芷顏,“門當戶對?各方面條件都還可以?有這么好條件的哪個家庭接受得了她?”

                      簡母聲音弱了下來,“可是,爸——”

                      “爺爺,我不嫁?!?/p>

                      簡芷顏咬牙。

                      “不嫁?不嫁你還想怎么樣?你難道還想到時候鬧他們的婚禮?再打人家女孩子一頓,還是再害人家流掉一個孩子?”簡老爺子的拐杖狠狠的錘著地面,發出刺耳的響聲。

                      “人家姓陸的孩子不喜歡你,你難道還想一直倒貼粘過去?你不丟臉我都嫌丟臉!”

                      “我才不會!”簡芷顏眼眸微紅的說著,想到什么,忙撒嬌,“爺爺,我不會了,我也發誓我以后會乖乖的不鬧了,所以爺爺……”

                      “你上次也跟我保證過不鬧的,結果呢?”

                      “爺爺,我保證絕對沒下次了。而且我也不喜歡那個姓陸的了,我——”

                      “既然你沒喜歡的人了,正好可以好好的跟慎之培養感情!”

                      “我都不認識他,怎么培養感情?”

                      “外面那些男人你一開始就認識了?跟誰培養感情不是培養感情?怎么自己的丈夫就不行了?”

                      簡老爺子這番話說得簡芷顏竟然無言反駁。

                      簡老爺子盯著她,語氣沉了幾分,警告的說:“跟自己的丈夫破這婚既然都已經結了,你就別想給我隨隨便便的離!”

                      “爺爺!”

                      “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你們誰要是有意見,以后就不要認我這個老頭子了!”

                      “你——”

                      簡老爺子這么說著,站了起來,瞥了眼簡芷顏,“我已經叫慎之搬過去你現在住的地方了,他現在應該就在去那邊的路上,你現在回去正好跟他匯合?!?/p>

                      簡芷顏還是無法從自己忽然間被結婚的這件事中走出來。

                      她忙上前拖住簡老爺子的手撒嬌,“不是,爺爺,您老一把年紀了,能別開玩笑嗎?”

                      “篤篤?!?/p>

                      簡老爺子還沒說話,外面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管家從外面走了進來,“老爺,剛才那邊來電話,說結婚證的事已經辦好了,已經發了快遞寄過去二小姐那邊了?!?/p>

                      “嗯?!?/p>

                      老管家出去后,簡老爺子撥開了簡芷顏的手,冷冷的說:“爺爺沒跟你開玩笑,如果你還認我這個爺爺,心里還有你爸爸,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跟著慎之過日子?!?/p>

                      “爺——”

                      簡母皺眉,“爸——”

                      簡老爺子瞥了眼過去,眼神犀利肅殺,不怒而威,簡芷顏和簡母頓時都不敢再哼聲。

                      “還杵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回去?別讓慎之等久了!”

                      簡芷顏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想試一試事情還有沒有回轉的余地,“爺爺,以后我不鬧就是了,這婚要不就別——”

                      簡老爺子沉默著,睨著她。

                      很顯然,簡老將軍是真的生氣了。

                      簡老爺子罵她、打她她都不怕,最怕就是簡老爺子什么都不說的模樣了。

                      簡老爺子沒有任何情緒的問:“你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還以為我還有心思跟你鬧?”

                      二十一年來,這是簡老爺子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

                      簡芷顏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簡芷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簡家老宅的,暈暈噩噩的就駕車回來到了自己現在所住的小區‘傾圖時代’。

                      上了樓,開門時擰了擰眉,不知那個男人到了沒。

                      要是到了——

                      她推開門,不及多想,就感覺到了屋子里一片寧靜,一點聲響都沒有。

                      她松了口氣,整個人蔫了起來。

                      也好。

                      她還沒想好怎么應付那個男人呢。

                      她昨天沒怎么睡,困死了,她沒有太多的精力去應付那個男人,不在更好。

                      她這么想著,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簡母的來電。

                      她一邊接電話一邊往樓上走。

                      “媽?!?/p>

                      “那個……他到了沒?”

                      “沒?!?/p>

                      “怎么還沒到?你爺爺說他應該已經到了才是,怎么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

                      簡芷顏揉揉疲憊的已經,打了個呵欠,“他沒到才好,我沒有精力管他?!?/p>

                      “……小顏,委屈你了?!?/p>

                      “媽,我不想嫁——”

                      她委屈的吸吸鼻子,不知為何,鼻頭有點酸。

                      上了樓,左轉正要回去自己的房間時,忽然見到站在自己房間門口的那抹修長挺拔的身影時,她嚇了一跳,正要尖叫出聲,而在多看了一眼之后,她就懵了,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

                      匆匆的掛了電話,正想著要開口說點什么時,那臉龐俊美得猶如神祗般的男人就面無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權當她是空氣的冰冷的越過了她。

                      他一步一邁都矜貴高雅,渾身充斥著久居上位者的懾人氣勢。

                      他自若諳熟的下了樓。

                      那姿態,若不是簡芷顏知道這房子一直都只有她在住,她還會有一種他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的錯覺!

                      她吞了吞唾液,這難道就是她爺爺給她找的出身一般……她新的男人,呸,她的新婚丈夫?

                      此時,那個男人已經到了樓下,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捻起一張報紙看了起來,將她忽視得哪一個叫徹底!

                      簡芷顏愣在了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下去跟他說點什么還是繼續回去睡覺了,而且她現在睡蟲已經完全跑了。

                      不過……

                      她瞥了眼樓下安安靜靜認認真真的看報紙的男人,既然他什么都不說,她想她總不能厚著臉皮黏上去吧?

                      第004章 咱們聊會

                      而且……

                      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說的。

                      不過……

                      她又扭頭看了眼那個男人的方向。順著她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看到他的半個后腦勺和小半邊臉。

                      男人的鼻梁很高,很挺,紅潤柔軟微微粘合的唇角看上去像小時候吃軟糖,柔軟又富有彈性。

                      看著他小半邊側臉,不知為何,她總感覺……

                      她似乎見過他。

                      只是……

                      她想不起來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她真的見過他她不可能認不出他來。

                      京城里權貴扎堆,帥哥美女自然也是不缺的,長相出眾驚為天人的也不少,且不說她家也有兩位,就說其他的,她也都見過。

                      所以對于帥哥她早已無比挑剔了,可她見到這個男人時還是禁不住的失了神。

                      這個男人長得一點也不比她家里的那兩個讓人驚為天人的男人差。

                      所以,要是她見過他,她怎么能認不出他來?

                      而且……

                      樓下正在看報紙的男人似乎很敏銳,即使背對著她也感覺到了她的注視,似乎要扭頭朝這邊看過來。

                      簡芷顏一陣心虛,輕咳了一聲,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只是,剛走到門口,見到房間里的擺設后,她驟然頓住了腳步,臉色突變,隨即快步的走了進去。

                      進去后發現她的房間全數變了模樣,不知什么時候,她的房間里的梳妝臺不見了,電腦桌不見了,就連衣柜也不翼而飛了!

                      而床的另一邊多了一套真皮沙發,她粉色的床不但換成了比她之前的大了不少的雙人床,還被布置成了簡約冷硬的歐式風格。

                      她本來生活氣息滿滿的房間此刻只剩下了一張床和一套沙發,整個房間顯得空蕩又冷清,重要的是;里面的東西都不是她的……

                      簡而言之,里面除了房子的裝修,里面的擺設都是陌生的。

                      想起剛才從這個房間里出來的男人,她咬了咬牙,氣沖沖跑了出去,見到樓下還坐著看報紙的男人后,一邊下樓一邊大聲的說:“喂,上面的房間怎么回事?我的東西呢?”

                      那個男人不知是不是沒聽到,翻了翻報紙,沉默。

                      簡芷顏咬牙,怒了,過去一巴掌就啪在了男人前面的玻璃茶幾上,“喂!問你話呢!”

                      不過,剛拍完她白嫩的手掌上那火辣辣的痛讓她差點眼淚都掉下來了,忙吹了吹自己紅腫一片的小手掌。

                      她來勢洶洶,男人卻眼眉都不抬一下。

                      過了會兒后,他卻忽然開口了,語氣也是平靜得毫無波瀾,卻低沉得非常好聽,“大的三間房格局不錯,一間我住,一間留著做書房,剩下那一間做健身房?!?/p>

                      簡芷顏覺得自己被氣笑了,說出的話卻是咬牙切齒的,“安排得不錯啊,那我呢?”

                      男人說完了后翻了下報紙,沉默著,一個字都沒有再回答她。

                      似乎……

                      她怎么樣,不在他的關心范圍之內。

                      “可那是我的房間!”他越沉默,簡芷顏越氣憤,“你憑什么不過問過我一句就隨隨便便的將我的東西搬走?如果你想另作安排難道不該事先過問一下我的意思嗎?”

                      捏著報紙,俊美如斯的男人對她的話恍若未聞,目光沒離開過報紙。

                      “喂,你有沒有聽我說話???你——”

                      她氣急敗壞的想罵人,再看那男人一眼,人家壓根不理她,冷漠沉默,淡定自若得能將此刻張牙舞爪,大吼大叫的她視若無物。

                      剛才在樓上第一眼就感覺他像一座深沉莫測,清貴冷傲的冰山,現在看來他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冷傲沉默上幾分,不然她氣勢沖沖的在他跟前說了一大堆他怎么能做到恍若未聞?

                      見到他第一眼時,她也已經隱隱的覺得這個男人不簡單了,如果說舉止上的優雅可以后天培養,那這個男人身上那股渾然天成的懾人氣場,高貴的氣質卻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她以為她爺爺早上說這個男人配她綽綽有余只是氣話,現在看來……

                      確實如此。

                      看來,她爺爺給她找了個不得了的男人啊……

                      思及此,她撇了撇唇。

                      他沉默不回答似乎是不想跟她說這件事,既然他不理她,她鬧也沒用,簡芷顏憤懣又沒地發泄,心里不痛快了,泄恨的狠狠的踹了一腳茶幾,隨后轉身離開。

                      可想了下還是不甘心,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腳步一頓,驟然折返回來,勾唇挑眉一笑,隨即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搶他手中的報紙!

                      她本以為勝券在握,只是男人比她反應更快,所以報紙還是輕輕松松的被他拿捏在手,而且他的臉上依舊一派靜然無波瀾的模樣。

                      “你——”

                      簡芷顏有幾分驚愕的挑眉,再嘗試著去搶奪,仍然無效。

                      男人不氣不惱,不緊不慢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他的眼眸深邃暗沉,臉色平淡無波,簡芷顏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他那陰沉的眼眸卻讓簡芷顏情不自禁的放開了手,臉皮厚的嘿嘿的笑了笑,“反應挺快的嘛,不錯哦?!?/p>

                      只是,她說完了,人家從她手里抽回了報紙后,又將她忽視了去。

                      她皺眉,撇唇的一轉身,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捻起一個碩大的雪梨咔擦咔擦的沒有一點千金小姐的矜持和優雅就啃了起來,吃的兩額鼓鼓的模樣,像個正在生悶氣的小刺猬。

                      肉汁飽滿的雪梨被她啃的坑坑洼洼的,她咬牙,忍下心中的不悅,輕咳一聲,放緩了語氣,瞥了眼依舊在看報紙的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開口“甚……之?”

                      甚之?不如叫甚至算了!

                      男人聞言,捏著報紙的手似乎頓了下,沒看她,柔軟的薄唇微微一動,竟然開口了:“嗯?!?/p>

                      “……”簡芷顏瞪大了眼眸,方才她說再多,他都不曾理會過,不曾回應過,她還以為他不會應聲了,沒想到……

                      她笑了,不愛記仇的她怒氣來得快也去得快,自來熟的將屁股挪了過來,手肘輕撞了下他的手臂,一邊啃著雪梨一邊笑瞇瞇的說:“咱們聊會?”

                      第005章 完全沒辦法溝通

                      她說完了,男人又不理她了。

                      不過,簡芷顏覺得他肯定是有在聽的,所以她孜孜不倦的八卦:“你的名字誰給你起的?為什么叫甚……之?還真……特別啊?!?/p>

                      說著,她扭了扭頭,等著他回答,不過,她近在咫尺的看到他的臉龐后,是發現他無論是五官還是臉型都比第一眼看的時候更加讓人驚艷了。

                      她可恥的又盯著人家看呆了。

                      不過,盯著人家看她也沒半分不好意思,而被看的人也沒絲毫反應,手里的雪梨吃完了后,她也差不多看夠了,想起自己心里的那些問題,她輕咳了一聲,“好吧,我不逗你了還不行嗎,現在我們來說說正事——”

                      “嘟嘟,嘟嘟——”

                      她還沒說完,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簡芷顏的話戛然而止,看報紙的男人瞥了眼過去,隨即捏起手機接了電話。

                      不知是因為簡芷顏在不方便開口還是怎么樣,他摁了接聽后一個字也沒有,只聽著那邊說話。

                      不知那邊說了什么,他臉色雖然沒變,卻隨即起身,似乎有事要處理了,一個字都沒留就就徑直的往樓上走去。

                      “喂——”

                      她開口,想問他等會有空不,可男人沒有理她的意思,頭也不回的上樓了。

                      男人頎長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想起男人的冷漠,她揉揉眉心,這個男人真特么的難搞??!

                      不過由此看來,這個婚不想結的人也并不只有她一個就是了。

                      既然人家不想理她,那就順其自然好了。

                      思及此,她聳聳肩,伸伸懶腰,打了個呵欠,準備回去補眠了。

                      這個復式套間雖然不算特別大,也還是有五個房間的。

                      既然他占據了她先前住的房間,她也不想跟他爭,她也累了,就隨隨便便的到其他房間去休息了,反正每個房間都備有日常用品,動手布置一下就好了。

                      布置好了之后,她也啥都沒想,很快就睡了過去,一直到下午一點多,餓得不行才醒過來的。

                      走出房間的門時,偌大的復式套間里安安靜靜的,一點聲響都沒有。

                      簡芷顏想起那個男人,想了想,朝著自己之前住的那個方向走了過去,卻發現門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換了鎖……

                      這……

                      明目張膽的防著她?

                      簡芷顏挑眉笑了,這個男人,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客氣??!

                      而且……他的意思是各過各的,互不打擾?

                      想到這,她也不惱,也不再多想,倒了杯水一邊喝一邊拉開冰箱看看到底有什么能吃的,只是,見到冰箱里塞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時,她愣住了。

                      她是不會做飯的,所以冰箱里一般只會有一些速凍食品,最多就下個面,煮個水煮蛋,煎個火腿就算了,所以,她從來沒有買過這么多東西回來。

                      簡芷顏動作一頓,忽然想到了那個俊美、冷漠又沉默寡言的男人……

                      “叮咚……叮咚……”

                      簡芷顏不及多想,忽然外面的門鈴響了起來。

                      知道她住在這里的人不多,她的朋友也不會不打個招呼就到這邊來,這么說來,難道是那個男人出去了忘了帶鑰匙?

                      “小姐您好,請問沈慎之先生是住在這里嗎?”

                      她剛打開門就見到外面站著一個身穿制服的男人,手里拿著一個包裹,看來,應該是來送快遞的。

                      沈甚之?原來他姓沈——

                      不過……

                      他不是今天才到這邊來住嗎?怎么快遞這么快就寄到這邊來了?就算是京東也沒這么快??!

                      難道——

                      見簡芷顏不回應,快遞員再度核對一下信息,確認無誤后,皺眉:“小姐,這里沒有一位叫沈慎之的先生嗎?”

                      她忙回神,笑道:“有的,不過他現在不在,我幫他簽收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可以的?!?/p>

                      簡芷顏笑著接過了快遞,正想簽字,就見到了那個地址欄上面寫著民政局……

                      她愣了下,忽然間想起了簡老爺子的話,立即想到里面的東西應該就是民政局那邊給他們寄過來的她和沈——

                      “啪!”

                      在她愣神間,一抹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快遞員的身后,一把奪過了簡芷顏手中的快件,在簡芷顏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利落干脆的奪走了她手中的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轉身進屋。

                      他的動作一氣呵成,在簡芷顏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就已經抱著那個快件準備上樓了。

                      簡芷顏關上門,快步的跟上他笑著問:“這是我們的結婚證?”

                      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倒是“嗯”了一聲。

                      她忙伸手去拿,“那給我看——”

                      她剛伸手過去,男人就已經自若冷淡的躲開,抱著那個快件,回去自己的房間。

                      “喂,我說,既然是我們的結婚證,憑什么不讓我看???而且……結婚證不是一共兩本嗎?我應該也有一本才是啊?!?/p>

                      簡芷顏跟在他身后問。

                      男人沉默,在她跟過來前回去了房間,隨即關上了門。

                      “你——”

                      簡芷顏被鎖在門外,拍了拍門,見里面一點反應都沒有,又有點給男人氣到了。

                      這都是什么人啊,沒見過這么難相處的。

                      簡芷顏咕噥了兩句,肚子就餓得咕咕叫了,他既然不想理會她,她估計就算她拍爛了折扇門,里面的男人也不見得會理會她,她撇撇唇,也不看那什么結婚證了,眼下填飽肚子最要緊。

                      她拿起手機準備叫個外賣,可她電話還沒撥出去,手機就率先響了起來,這次,是簡老爺子的來電。

                      簡芷顏瞥了眼緊閉著的房門,接起電話就說:“爺爺您電話來得正好,我正想問問您這個男人您老是從哪里給我找的呢,而且怎么脾氣這么古怪?我完全沒辦法跟他溝通??!”

                      說到這,她忽然想到她爺爺說男人出身貧寒,可她怎么看都覺得這個男人應該是一個出身名門的貴公子。

                      他身上矜貴冷傲的氣質和久居上位的獨裁者才有的強勢就算是在京城這權貴扎堆的京城里也沒有幾個人有。

                      所以……

                      她在見到男人的那一刻起,就覺得這個男人跟她爺爺所說的出身貧寒極度不符。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午夜看片神嚣免费的